注册 | 登录 | 联系 本站楹联一直在完善中,感谢大家给我们提供内容。
爱对联

引经据典话首联

时间:2016-05-22 18:54:18 作者:哈哈儿 来源:恶人谷珠楼

   对于哪是中国最早的楹联,诸多辞书在解释楹联条目时,大都认定是后蜀孟昶(919-965)的桃符题联:“新年纳余庆,嘉节号长春”。梁章钜在《楹联丛话》曰:“尝闻纪文达师言:楹联始于桃符,蜀孟昶‘余庆’‘长春’一联最古。但宋以来,春帖子多用绝句,其比以对语,朱笺书之者,则不知始于何时也。按《蜀梼杌》云:蜀未归宋之前一年岁除日,昶令学士辛寅逊题桃符版于寝门,以其词非工,自命笔云:‘新年纳余庆;嘉节号长春。’后蜀平,朝廷以吕余庆知成都,而长春乃太祖延节名也。此在当地为语谶,实后来楹帖之权舆。但未知其前尚有可考否耳。”又《辞海》云:“五代后蜀的宫廷里开始在桃符上题联语。《宋史·蜀世家》:‘孟昶命学士为题桃符,以其非工,自命笔题云:新年纳余庆,嘉节号长春。’以后为春联的别名”。

中国历史上究竟哪副楹联是首联?

  但随着新发现的对联资料越来越多,这一论断也越来越多地受到人们的怀疑:其一,前面已经说过,楹联的形成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确定哪是首联缺少必要的依据;其二,翻翻我国丰富的典籍,联语随处可见,而且这些联语都比孟昶的题桃符要早得多。虽然有些记载不排除出于误记或后人伪造,但有些记载的史料价值还是较高的,对研究楹联的起源有较大有参考作用,下面列举数条,不作论述,大家见仁见智。

  刘义庆《世说新语》载:荀鸣鹤、陆士龙二人未相识,俱会张茂先(华)坐。张令其遇,以其并有大才,可勿作常语。陆举手曰:“云间陆士龙”,荀答曰:“日下荀鸣鹤”。

  编号为S.0610V的敦煌文书总长100余字,其中的部分内容为:“岁日:三阳始布,四序初开。福庆初新,寿禄延长……立春日:铜浑初庆轨,玉律始调阳。五福除三祸,万吉殄百殃……书门左右,吾党康哉。”敦煌民俗专家、敦煌研究院研究员谭蝉雪认为,从时间上看,“岁日”“立春日”正是挂桃符之时;从内容看,全是祈福禳灾内容;从句式看,四言、五言对仗,正是楹联格式,而且文中有“书门左右”的明确交待,由此断定该文书为桃符题辞,也就是后来所说的楹联或对联。

  北宋僧文莹的《玉壶清话》载:“初,周祖自邺起师向阙,京国罹乱,鲁公遁迹民间。一旦,坐对正巷茶肆中,忽一形貌怪陋者前揖云:‘相公相公,无虑无虑。’时暑中,公执一叶素扇,偶写‘大暑去酷吏,清风来故人’一联在上,陋状者夺其扇,曰:‘今之典刑,轻重无准,吏得以侮,何啻大暑耶?公当深究狱弊。’持扇急去。一日,于袄庙后门,一短鬼手中执其扇,乃茶邸中见者。未几,周祖果以物色聘之,得公于民间,遂用焉。”邵伯温《邵氏闻见录》、周煇《清波杂志》也有类似的记载。

  《新唐书·李泌传》载:“李泌七岁因棋赋诗。泌至,帝方与燕国公张说观弈,因使说试其能。说请赋‘方圆动静’。泌逡巡曰:‘愿闻其略。’说因曰:‘方若棋局,圆若棋子。动若棋生,静若棋死。’泌即答曰:‘方若行义,圆若用智。动若聘材,静若得意。’”

  清人编纂的《黄鹤楼楹联》中载有一联:“入是门由是路,翠柏苍松,莫问蓬莱在何处?登斯楼览斯景,青山绿水,别有天地非人间。”标记作者为唐代道人吕洞宾。

  福建《福宁府志》(乾隆版)载,唐朝进士林嵩,曾在福鼎的滨海渔村——礼岙草堂苦读经书。林嵩未第时,在草堂悬联抒志咏怀:“大丈夫不食唾余,时把海涛清肺腑;士君子岂依篱下,敢将台阁占山巅。”

  福建《霞浦县志》载,唐陈蓬,号白水仙,家于后崎,曾题所居两联:“竹篱疏见浦;茅屋漏通星。”“石头磊落高低结;竹户玲珑左右开。”

  宋尤袤《全唐诗话·卷之四·温庭筠》载:“庭筠才思艳丽,工于小赋,每入试,押官韵作赋,凡八叉手而八韵成,时号温八叉。多为邻铺假手,日救数人。而士行玷缺,缙绅薄之。李义山谓曰:近得一联句云:‘远比召公,三十六年宰辅。’未得偶句。”温曰:何不云‘近同郭令,二十四考中书。’宣宗尝赋诗,上句有‘金步摇’,未能对。遣求进士对之,庭筠乃以‘玉条脱’续,宣宗赏焉。又药名有‘白头翁’,温以‘苍耳子’为对;他皆类此。”

  蔡尚思、方行编《谭嗣同全集·石菊影庐笔识·学编七十四》载,南朝梁文学家刘孝绰(481-539)罢官不出,自题其门:“闭门罢庆吊,高卧谢公卿。”其三妹令娴续联云:“落花扫仍合;丛兰摘复生。”元会稽翰林林坤辑《诚斋杂记》卷下也有同样的记述,只不过续联首句为“落花扫更合”。

  对于刘孝绰兄妹的题联,曾伯藩先生在《对联起源考辩》一文中,多角度、多方位地对楹联起源问题作了深入考证,认定是可信的。他写道:“刘孝绰兄妹题联事是完全可能,确实可靠的。”“无论从理论或从实际来说,都足以证明对联起源于南朝梁代,而所谓‘对联起源于孟昶所题十字春联’,或者说‘对联只能产生于律诗成熟以后,只能产生于五代’等等说法,都是不符合实际的。”

  上述联语,有的题于扇面,有的题于书间,有的口头答对,有的题于名楼胜迹,有的题于中堂,有的题于门旁……;它们或表悠闲自得之情,或抒大丈夫之气,或应对显才,或赋一介寒儒清苦自甘之意……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福鼎、霞浦僻处海隅,文化比较落后,乃有悬联于堂的风习,足见唐时楹联已普遍运用于世。石中元、石中才在《日本友人与中国楹联》一文中说:中国楹联于唐代就传入了日本,“随着鉴真高僧的东渡,以后日本的不少寺庙贴有楹联”。

  由此可见,首联的出现,远在后蜀孟昶的桃符题联之前是毋庸置疑的,至于哪是真正的首联,则是难以确论的。对首联的研究探讨,其实质无非是大体确定楹联的起源时代而已。

爱对联微信公众号
爱对联微博号
推荐文章
版权所有 ©爱对联iduili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,苏ICP备0601549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