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| 登录 | 联系 本站楹联一直在完善中,感谢大家给我们提供内容。
爱对联

风流蕴藉——读薛时雨楹联

时间:2016-09-05 10:41:46 作者:张小华 来源:恶人谷珠楼

  清代安徽的楹联创作位居全国前列,特别是清中晚期出现了一批楹联作家,如薛时雨、吴汝纶、汪蟠春、吕凤岐、方濬师、张开模、张祖翼、贺欣、刘声木、李家恒、吕佩芬、梅文昭等,薛时雨是他们中的优秀代表。

  薛时雨(1818—1885),字慰农,一字澍生,晚号桑根老人,学者称桑根先生,清安徽全椒人。咸丰三年(1853)进士,授嘉兴知县。官至杭州知府。太平军起,参李鸿章幕。去官后,主讲崇文、惜阴书院。有《藤香馆诗钞》、《续钞》、《词钞》。楹联别集《藤香馆小品》。

  薛时雨“才思超迈,长于诗章,妙解音律”[1]。清人秦湘业评其诗“如西湖山水,清而华,秀而苍,往往引人人胜。趋向固不外白(居易)、苏(轼)二家,而伤时感事之作沈郁顿挫且骎骎乎入杜陵之室,然后知白苏不足以尽其诗,而诗亦不足以尽其生平也。”[2]薛时雨的楹联风流蕴藉,犹如江南春雨中的柳条,婀娜多姿,清新自然。陈方镛《楹联新话》说:“至慰农先生,蕴藉风流,专以神韵取胜……其饷我后学,真如太羹醇醪,醰醰有味。”[3]如:

出西州城迤逦而来,看桑麻遍野,花柳成蹊,十万户重睹升平,遗爱难忘,白叟黄童齐堕泪;
与中山王后先相望,幸湖水波恬,石城烽静,五百载允符运会,大名并峙,衮衣赤舄更图形。
--《题莫愁湖曾文正像》[4]

  莫愁湖中有胜棋楼,为明初建。此楼得名有一个故事,传说朱元璋和中山王徐达在此下棋,徐多次获胜,朱便将此楼赐给了他。此联起句以“中山王”对“西州门”,天造地设,笔锋雄健。西州城外,渐次进入作者视野的自然景物有遍野桑麻、成蹊花柳,这些美景视野开阔。作者在自然之景后接着写人文之景——万户升平。至此联句给人的尽是欢愉之景。在欢愉之景后句意转折,“遗爱难忘,白叟黄童齐堕泪”,同时点出了所题的对象。整个上联情感由欢至悲。

  下联没有重复上联的写作模式,而是收回上联的悲伤之情,再次转折,形成一个情感的回环,“幸湖水波恬,石城烽静”。在主题上笔触紧扣所题对象,“与中山王后先相望”。“湖水波恬”既是莫愁湖实景,也是“石城烽静”的时局形势。平面中的祠庙相对,空间中的五百载相望,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幻,此二人都“大名并峙”,都得“衮衣赤舄”,作者对曾国藩的崇仰之情传达得淋漓尽致。再如:

山温水腻,风月长存,几人打桨清游,倩小伎新弦,翻一曲齐梁乐府;
局冷棋枯,英雄安在,有客登楼凭眺,仰忠臣遗像,压当年常沐勋名。
--《胜棋楼》

  胜棋楼在莫愁湖滨,莫愁湖区域虽不广,但三山环列,柳絮飘绵,鸟语花香,风景宜人。上联极尽白描手法,胜棋楼边风光旖旎,温山腻水,打桨清游,听弦歌新曲,超尘脱俗,何等优游。下联一转,从写景之中跳出来,感慨生发。“局冷棋枯”,“冷”、“枯”营造荒凉、枯寂的气氛,这种气氛与上联反差很大。在这种氛围下,作者登楼远眺,感慨万千。“英雄安在”有两重理解。英雄不在了,宇宙永恒,人生短暂,感慨颇深。英雄仍在,就在眼前,曾国藩的遗像就是人们对英雄的缅怀。此联蕴藉深厚,陈方镛说:“此为先生之巨制,典丽矞皇,清新俊逸,前联尤有惊人名句,堪为后学津梁。”[5]其它如:

迤逦出金阊,看青萝织屋,乔木干霄,好楼台旧址重新,尽堪邀子敬来游,元之醉饮;
经营参画稿,邻郭外枫江,城中花坞,倚琴樽古怀高寄,犹想见寒山诗客,吴会才人。
--《留园》

  留园是是苏州大型古典园林之一,在阊门和寒山寺间。子敬指王献之。据《世说新语》所记,王献之游吴(治所在今苏州)时,擅自入私家园林又随意指点,被驱赶出来[6]。故此处有“尽堪邀子敬来游”。寒山诗客指《枫桥夜泊》的作者唐张继,吴会才人指明唐寅[7],唐寅曾筑室于苏州城北桃花坞。作者在“青萝织屋,乔木干霄”的留园遥想古代的文人雅士,风流雅致。

  清朱应镐《楹联新话》评薛时雨的挽联“尤典切浑成,曲尽情致”。[8]

翰墨中人,诗酒中人,江山花月中人,薄宦岂能羁,平生摆脱风尘,逸兴豪情,跨鹤占维扬胜迹;
文苑一传,循吏一传,货殖游侠一传,通才无不可,夙昔服膺师训,感恩知己,骑鲸作上相先驱。
--《挽何廉昉太守》

  何廉昉即何栻。江苏江阴人。道光进士,历官江西建昌、吉安知府。诗文各体皆工,骈体尤为人传诵。曾国藩颇加称许,称其“诗才轩举,所著骈文、乐府皆有可观”[9]。上联写何栻的性情,何栻饮酒吟诗之人,濡染翰墨、寄情诗酒,因此他会逸兴豪情游维扬,极为风流潇洒。下联写何栻的才气及他与曾国藩的关系。“通才无不可”,盛赞何栻的才力。何栻“为曾文正公门下士,任侠,善诗文。罢官后治盐于扬州,先文正数日而卒”[10]。“夙昔服膺师训,感恩知己”,写何栻与曾国藩的关系。“骑鲸作上相先驱”点出了何栻死的时间。此联将何栻的性情、他人对何栻的评价以及他与曾国藩的关系等绾合在一起,极为浑成。

一介臣休休有容,频年燮理,余闲小队出郊坰,惯向山中寻魏野;
万户侯绵绵勿替,当代元勋,佐命大名垂宇宙,岂徒江左重夷吾。
--《挽曾文正公》

  “休休有容”出于《书•秦誓》:“其心休休焉,其如有容。”后因以“休休有容”形容君子宽容而有气量。曾国藩带领湘军,平定东南,如诸葛大名垂宇宙,但他最终解散湘军。魏野,北宋诗人,世代为农,自筑草堂于陕州东郊,一生乐耕勤种。夷吾指管仲,他被称为“春秋第一相”,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时期的第一霸主,此处将曾国藩比成管仲。“小队出郊坰”出自杜甫《严中丞枉驾见过》“元戎小队出郊坰,问柳寻花到野亭”,“大名垂宇宙”出自杜甫《咏怀古迹》“诸葛大名垂宇宙,宗臣遗像肃清高”,上下联的诗典在同一个位置,且使用同一个人的诗,而且“小队出郊坰”后的“惯向山中寻魏野”由“问柳寻花到野亭”化出,只是杜甫所寻的是物,薛时雨此处寻的是人罢了。一副对联中能将典故用得如此出神入化,实在高妙。

经师人师大宗师,江上题襟,许我平分一席;
金管银管斑竹管,湘东纪事,如君自有千秋。
--《挽李小湖大理》

  李小湖即李联琇,清江西临川人。李小湖学识渊博,凡天文舆地、名物训诂、典章制度、琐闲轶事等均有独到见解。著述数十万言,有《好云楼初集》、《二集》四十八卷,《清史列传》及《师山诗存》、《釆风剳记》、《治忘日录》等,其中诗词数千首,志、解、考、辨、论、序、表、赞各体文章上千篇。作者借梁元帝[11]为湘东王时用三种笔记载忠臣义士及文章华美之人的故事,表达了对李小湖的仰慕之情。

  薛时雨的楹联内容广泛,思想深刻,时代特点鲜明,关注民生疾苦。

风露作中元,正寒林普济之秋,娱神听,洽乡情,喜闻白雪阳春,传来下里;
篝车欣大熟,值香稻初炊之会,庆曾孙,迓田祖,好共山歌村笛,谱入康衢。
--《盂兰会戏台》

  此联是薛时雨题南京盂兰会演出的盛况,是对太平时期人民生活的记载。清陈方镛《楹联新话》载:“金陵七月间盂兰会,夙称盛举。某年踵事增华,设立各种游戏外,并构草台演剧。慰农先生于会场题联云……近该省迭遭兵燹,市闾凋敝,迥异旧观。余别去亦十余载矣!寻绎斯联,犹想慕当日时和年丰景象。”[12]

仁术本仁心,江左十年同被泽;保民先保赤,河阳一县早栽花。--《金陵牛痘局》

  清政府为有效抵制天花的高死亡率,有计划地推行种痘,设立牛痘局。江南虽然战火燃起,政事不暇,但薛时雨认为,善待百姓的幼子幼女也是安民养民的措施之一,所以牛痘职事仍不能马虎。

为政戒贪,贪利贪,贪名亦贪,勿务声华忘政本;养廉宜俭,俭己俭,俭人非俭,还崇宽大葆廉隅。--《杭州府署》

太傅佛,内翰仙,功德在民,宦迹相承私向往;道州诗,监门画,疮痍满地,虚堂危坐独彷徨。--《署大堂暖阁》

  薛时雨曾任浙江嘉兴县令。旱灾时他以不善催科逼租被罢免。之后,他又被起复,短时内曾任浙江嘉善县令,在嘉善任上,薛时雨政绩卓越。太平天国事起,江南烽火连天,社会经济基本处于残破状态。同治四年(1865),薛时雨任杭州太守。由于遭战火破坏,杭州经济萧条,又值粤寇初平,流亡未集,作者躬自惕励。

  薛时雨的一些游赏山水、凭吊古迹的楹联,写出了自己的所闻所感,在写景赋物中也会自叹个人处境,借他人酒杯,浇自己块垒,虽不无伤感,但积极向上的情绪亦见诸笔端,表现了作者醇厚的学养,达天知命的精神境界。如:

鹤去难回,留片石孤云,共参因果;我来何幸,有英雄儿女,同看江山。--《自然庵》

一曲后庭花,夜泊消魂,客是三生杜牧;东边旧时月,女墙怀古,我如前度刘郎。--《停云小榭》

百战功成,从戟门牙帐而来,谢万户侯封,贪看六朝山色;十弓地拓,极石磴云关之胜,问汾阳声伎,何如居士清凉。--《仆园》

遗构溯欧阳,公为文章道德之宗,侑客传花,也自徜徉风月;名区冠淮海,我从丰乐醉翁而至,携琴载鹤,更教旷览江山。--《平山堂》

室静木樨香,客至参禅,槛外鸢鱼通旨趣;林深风露洁,赋成招隐,云中鸡犬亦神仙。--《无隐精舍》

  这些楹联类似于闲情诗,基本上是述写自己的情怀,有怀才不遇、功业未就的苦闷,有知音稀见、吊古伤今的感慨,有清高孤洁的自许,也有游心物外的神往,有薄宦无定、自叹飘零、借酒销愁的长吁短叹。

  此外,薛时雨的楹联也不乏文字游戏之作。

生小未尝离阿母;愿天速变作男儿。--《赠阿男》

为爱余春培芍药;语卿小影是桃根。--《赠爱卿》

燕子莺儿都让巧;兰花蕙气俱成云。--《赠巧云》

  这些嵌名联小巧玲珑,是才人之笔,但亦有生搬硬凑之嫌。

  在湖南派作家以雄健之气主导楹联创作的同时,薛时雨以风流蕴藉丰富了联坛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[1] 清·金鸿佺《藤香馆词·跋》,清·薛时雨《藤香馆词》,清同治七年刻本,南京图书馆馆藏。
[2] 清·秦湘业《藤香馆诗钞·序》,清·薛时雨《藤香馆诗钞》,清同治七年刻本,南京图书馆馆藏。
[3] 清·陈方镛《楹联新话》,龚联寿主编《联话丛编》,江西人民出版社,2000年,第2743页。
[4] 本文所引薛时雨楹联如未加特别说明皆自《藤香馆小品》,清刻本,南京图书馆馆藏。
[5] 清·陈方镛《楹联新话》,龚联寿主编《联话丛编》,江西人民出版社,2000年,第2783页。
[6] 《世说新语·简傲》二十四:“王子敬自会稽经吴,闻顾辟疆有名园,先不识主人,径往其家。值顾方集宾友酣燕。而王游历既毕,指麾好恶,傍若无人。顾勃然不堪曰:‘傲主人,非礼也;以贵骄人,非道也。失此二者,不足齿之,伧耳。’便驱其左右出门。王独在舆上回转,顾望左右移时不至,然后令送著门外,怡然不屑。”余嘉锡《世说新语笺疏》,中华书局,1983年,第777页。
[7] 唐寅(1470—1523),字伯虎,一字子畏,号六如居士、桃花庵主、鲁国唐生、逃禅仙吏等,吴县(今江苏苏州)人。与祝允明、文征明、徐祯卿并称“江南四才子”,画名更著,与沈周、文征明、仇英并称“吴门四家”。曾筑室苏州城北桃花坞,留有《琴士图》等等。
[8] 清·朱应镐《楹联新话》,龚联寿主编《联话丛编》,江西人民出版社,2000年,第1845页。
[9] 清·曾国藩著《曾国藩全集·日记》,岳麓书社,1987年,第352页。
[10] 清·朱应镐《楹联新话》,龚联寿主编《联话丛编》,江西人民出版社,2000年,第1846页。
[11] 宋·孙光宪《北梦琐言·韩定辞》:“昔梁元帝为湘东王时,好学著书,常记录忠臣义士及文章之美者。笔有三品,或以金银雕饰,或用斑竹为管。忠孝全者用金管书之,德行清粹者用银笔书之,文章赡丽者以斑竹书之。故湘东之誉,振于江表。”
[12] 清·陈方镛《楹联新话》,龚联寿主编《联话丛编》,江西人民出版社,2000年,第2830页。

爱对联微信公众号
爱对联微博号
推荐文章
版权所有 ©爱对联iduili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,苏ICP备0601549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