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| 登录 | 联系 本站楹联一直在完善中,感谢大家给我们提供内容。
爱对联

邓钟岳江南应巧对

时间:2016-12-21 09:33:28 作者:张立和 来源:中华楹联报

    邓钟岳,字东长,号悔庐,东昌府(今聊城市东昌府区)人,清康熙六十(1722)年殿试,皇帝览卷御批:“文章平平,字压天下”,钦点状元。

    新科状元代天巡行至江西南蒙县,入座未稳,忽听得击鼓闹衙,人声喧天。知县只吓得脸色煞白,惶恐不安。原来是告老归里的翰林院学士沈仲仁、户部给事中沈仲义兄弟,因家产之争,对簿公堂,经年未断。邓钟岳问清原委,说道:“让其在外等候,待吾为你断来。”挥笔疾书批文贴于衙外。批文写道:

    鹁鸽呼雏,乌鸦反哺,仁也;鹿得草而鸣其群,蜂见花而聚其众,义也;羊羔跪乳,马不欺母,礼也;蜘蛛罗网以为食,蝼蚁塞穴而避水,智也;鸡非晓而不鸣,燕非社而不至,信也。禽兽尚有五常,人为万物之灵,其无一得乎?以祖宗遗产之小争,而伤弟兄骨肉之大情。兄通万卷应具教弟之才,弟掌六科岂有伤兄之理?沈仲仁,仁而不仁;沈仲义,义而不义!有过必改,再思可矣!

    兄弟同胞一母生,祖宗遗产何须争?

    一番相见一番老,能得几时好弟兄?

    二人读毕,悔恨交加,抱头痛哭,积恨顿释,情好如初。此案未断而结。

    雍正元年,邓钟岳主考江南。自古江南多名士,邓钟岳抱着上报皇恩、下携良俊之心,乘船离京,沿河南下。也许康熙御批“文章平平”之故,也许邓钟岳批文解家仇影响深重之因,也许由于南北文人相轻的陋习使然,当地举子起了轻慢之心,设下刁难之策,演绎了一则“巧联难状元”的故事。

    邓钟岳离船上岸,某地运河码头上少不了旗幡招展,列队相迎。彩轿进得城门之际,一群举子围将上来,为首的一位衣冠楚楚的文士,跪地拦轿,呈上联书一比,高呼道:“状元爷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,小人不才,偶得上联一比,久难成对,请状元公玉成。”手持联墨抑扬顿挫地念道:

    皓月当空,明镜反托勘地理;

    邓钟岳对这突如其来的发难,确实如挨闷棍。出联刁钻奇巧,实难即对。灵机一动,呵斥道:“本官公务在身,一刻耽误不得!”皂隶将其拉开,彩轿方得起行。

    未行几步,一群举子拦轿围堵闹哄哄得索句不已。地方官员,掩口唏嘘,乐于旁观。皂隶怒喝:“大胆狂徒,大人公务在身,岂可阻道?滚开!”那文士随即呼喊:

    什么公务在身,分明是字秀文平负圣赏;

    邓钟岳五内火烧,却又不便发作。随身书童突然朗声喝道:

    难有闲情应对,果不知时急任重令公忙?

    那文士见书童接话应对,实出意外,转身怒吼道:

    家奴递水端汤,何曾走北行南,岂晓江南多才子?

    书童随即对道:

    国栋经天纬地,时常随右跟左,只知山左出圣人!

    书童应对令在场的为之一惊,也给邓钟岳赢得了时间。忽见路旁门市窗前摆放了两盆旱莲,联想到东昌湖碧荷红莲,尤其那婷婷玉立的支支红艳荷苞,恰如朱笔指天,一比下联遂成。那文人见被书童缠住,更加气愤,近似气急败坏地怒吼道:

    圣人,圣人,盛气凌人无对对?

    邓钟岳撩起轿帘正色道:

    狂士,狂士,诳言误事有责责!

    那文士一时语塞。邓钟岳凛然朗声道:“听好了,我的对句是:

    碧莲出水,朱毫倒援点天文!

    听到状元对句,在场官员人等心中一亮,叫好声一片。那文士自知无趣,带着那帮举子尴尬地走了。

    邓钟岳虽在较短的时间内对出了巧对,思想起那些文士书生的刁难做作,以及在场官员当时的姿态眼神,仍有难以退去的烦恼,决计要给这种狂妄煞煞威,给无端的鄙视回个礼。

    邓钟岳吩咐随从,在考场院内菜畦里,立了一根杉篙,便不声不响地端坐在太师椅上。众举子见主考官不名题目,便知得罪了主考,一齐跪下请示题目。邓钟岳指着菜畦里的杉篙说:“这就是题目,尔等怎么不作呢?”众举子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再次跪请明示。邓钟岳说:“难道你们连《百家姓》都没念过?这不是‘高夏蔡田’吗?”‘高夏蔡田’谐音‘篙下菜田’。江南举子真正认识到“文章平平,字压天下”真正含义。康熙登基六十年,所阅文臣武将、学士文人奏章多矣,唯独推赏其字,足见其书写功力。皇上目空一切,“文章平平”者,虽不是极为出色,也绝对无愧为一流也。自此,江南学士文人再也不敢小觑这位“平平状元”了。据说,那位书童,在邓钟岳的精心教诲下,金榜题名,官至教谕。

上一篇:联话奇闻趣事    下一篇:返回列表
爱对联微信公众号
爱对联微博号
推荐文章
头条文章
版权所有 ©爱对联iduili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,苏ICP备0601549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