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| 登录 | 联系 本站楹联一直在完善中,感谢大家给我们提供内容。
爱对联

秦焕昌拍马遭联讽

时间:2016-12-16 12:45:38 作者:东明堂 来源:中国楹联报

    光绪九年(1883)朝廷谕令到达,张之洞交卸山西巡抚,立即进京陛见。

    张之洞向护理山西巡抚奎斌交卸完关防印信,王命旗牌,带着诸多的遗憾和深深的怅惘,拖着羸弱的身体,终于走出了山西境界,病倒在直隶省获鹿县(今鹿泉市)。为了不惊动地方官吏,在县城南关找了个旅店住下。

    在获鹿病住期间,郁郁的感怀,悠悠的怨忿,深深的慨叹,一齐袭上心头。使病情无好转之状,随从仆人请医煎药,忙得不亦乐乎。这本是:

是非只为多开口;烦恼皆因强出头。

   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第二天就被获鹿知县得知。在张之洞病情好转的一天,差人何安禀报:“获鹿知县秦焕昌求见”。张之洞吩咐:“快请进来!”何安将秦焕昌引了进来,一进门立即跪下磕头,口称:“卑职获鹿知县,抚台大人张大老爷的同乡秦焕昌,给张大人叩头!”

    张之洞立时一怔,怎么回事?这人有神经病?把地上的石板磕的咚咚响,出言又不伦不类……转而又想,神经病岂能当知县?既然他来了,就要以礼相见。于是说:“秦知县请坐叙话。”

    从谈话中得知,秦焕昌是直隶交河县人,交河县与张之洞的家乡南皮县是邻县,怪不得他口称同乡呢。只听秦焕昌言道:“今日拜见大人,一来给大人请安,二来敬献一份薄礼。”说罢趋身向前,掏出一个黄缎面锦盒,一掀盒上机关,盒盖张开,露出一只金色的御带钩来。

    张之洞顿生不悦,正色问道:“秦知县,这是何意?”秦焕昌腆颜说:“这只御带钩,是明宫旧物,李自成进京时,手下兵卒抢到手,后散落民间,被我千金买得,大人与卑职同乡,特为孝敬。”张之洞看后心思:

金银夺目不伸手;花色迷人莫动心。

    于是,张之洞厉声说:“既为同乡,何出此下贱之态?”秦焕昌听了,心里发毛,急忙叩头如捣蒜。张之洞正想送客,忽觉肚子发胀,浊气下降,要放屁。但他考虑到自己官居极品,在下属面前放响屁有失尊严,只好强忍着,慢慢将屁放出。

    知县善于溜须拍马,察颜观色,忽觉张之洞面有难色,如坐针毡,忙问:“大人有何为难之事,可否与卑职讲明?”张之洞忙摆摆手,说:“不碍事,不碍事,老夫不过通通气而已。”因张之洞病体初愈,说话有气无力,秦焕昌将“通通气”听成了“听听戏”,忙一鞠到地说:“大人尽管放心,卑职敢不从命?一定照办,一定照办!”张之洞暗想,我放个屁,你照办什么?忍住笑,送走知县。正是:

天赐奴颜常拍马;口生利齿可溜须。

    秦焕昌回衙后,马上传令,在衙门里搭上戏台,又命衙役寻好戏班,专捡拿手好戏演。一时间衙门里锣鼓喧天,丝竹齐鸣,热闹非凡。三天后,知县选好了戏,忙去请张之洞。谁料早走两天了,只留下一封信,上写:“上司放个屁,下属唱台戏,奉劝贵知县,拍马要注意!”并附上一副对联:

吹牛不必花成本;拍马何须费苦心。

上一篇:绝对难倒黄庭坚    下一篇:返回列表
爱对联微信公众号
爱对联微博号
推荐文章
头条文章
版权所有 ©爱对联iduili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,苏ICP备06015492号